奶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海小说网www.aemmp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入夜,这座城市的某一隅已陷入了沉寂,街边的路灯闪烁着忽暗忽明的光,黑暗占了大半,唯有那亮着星火的烟头才能勉强让人注意到路灯底下还站着两个人。

脚边被人踢过来一瓶空的易拉罐,“哐啷哐啷”的动静在此刻显得格外突兀,安笙斜眼瞥了一下,抖了下烟头后便一脚踩上那易拉罐。

“下一站去哪儿啊?”夏真真顶着一副与名字极其不符的嗓音道。

“那刀疤脸还欠我们多少钱来着?”安笙说完,夏真真愣了一下,过会儿才在脑海里对上这号人。

刀疤脸姓王,别人都叫他王老五,只是因为脸上有道刀痕,安笙就一直这样叫他。

王老五人到中年,无依无靠没本事,成天喝酒打麻将,染上了赌瘾,偏偏牌技不好人又笨,被人轮着出老千都不知道,不出两小时直接输光了两万块。

但这两万块对于没有工作的王老五来说,却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“本金五万,不算利息。”夏真真说。

“废物。”安笙听见这个数字,第一反应是冷笑,“为了这点钱废胳膊废腿,实在不值当。”

夏真真闻言笑了两声,含着点不怀好意,“毕竟有的人把钱看的比命还重要。”

安笙一时没说话,安安静静地吸着那半截烟,夏真真也不催。

过了不知多久,安笙才将烟头踩灭,然后丢进垃圾桶里,他语气平稳,听不出一分情绪,“走吧,要钱去。”

十分钟后,两人走到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楼底下。楼看着不高,总共就4层,只有几户还亮着光,其中一户就是王老五的家。

他们径直走上三楼。

楼道很窄,一层就两家住户,墙上贴着一堆广告和电话号码,头顶的灯泡泛着灿白的光,应该过不久就要寿终正寝了,整个空间显得逼仄又压抑。

夏真真率先抬起手,“咚咚咚”就开始用力拍打面前的红漆铁门,铁门被砸的乱响,大半夜的听上去尤为心慌。

“谁啊?”

拍了有十多下左右,门内才响起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,安笙和夏真真对视了一眼,确认了此人就是王老五。

门外的两人迟迟未说话,王老五再迟钝也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,索性开始赶人,“不买东西,赶紧走吧。”

语气里带着点急躁,让人轻易听出。

两人没应,夏真真又开始拍门,那阵仗比上一次还要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裙子里的恶魔

我裙子里的恶魔

七波诗音
bg+少许百合,由不同的中短篇构成,讲述同一世界观下不同人的故事。作者放飞自我,不知道会写成啥样,只知道肉很多。主角年龄较小(最低初中生),一些设定口味略重(不会虐),整体女主们性爱中都会很开心——结局也是he为主。目前确定的梗包括:《你抓不住我》:娇惯好强却本质脆弱的大小姐,获得大小姐容貌还从大小姐身上逃跑的触手怪,与触手怪彼此相爱却全然不知的艺术少年,三个人开始了你追我赶的游戏《粘合剂》:失去
高辣 连载 0万字
小混混与他的三个老畜生

小混混与他的三个老畜生

向甚处
因为是梦到的,大半夜梦到结局把自己气醒了,醒了后后半夜就纠结着没睡着,气得我必须高低弄个he结局。 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。 剧情就是小混混被三个老畜生强制操出爱的故事。 我看着小混混在三个老畜生手里变成了一个乖软美人。 不会取名,文里也莫得名字。
高辣 连载 13万字
幻想少女

幻想少女

末锦映
性瘾少女的幻想与日常 本文三观不代表坐着三观 切勿带入现实 不鼓励公车痴汉!!! 不喜欢退出,谢谢。作者玻璃心
高辣 连载 0万字
只有更变态【玩弄/羞辱小可怜攻哲学】

只有更变态【玩弄/羞辱小可怜攻哲学】

偷香窃玉
双性攻/小弱攻/伪强攻被各种玩弄羞辱 用肮脏的情欲玷污高高在上的贵公子 受会走点心,程度不一定 把攻搞到快要坏掉的哲学♂
高辣 连载 1万字
豪门玩物

豪门玩物

兔耳袋狸
雷人重口的现代np肉。 名校女大学生被富家女室友当作给父亲的寿礼,在宴席上被当众献上。之后就是女主被困在豪门被各种玩弄,逐渐明白自己的价值就是给别人当玩具,啥也不是。往后自己再怎么梳妆打扮,保持身型,学舞学艺,哪怕是继续名校念书;也是为了给这家人操得更爽罢了。 出现的男人:纪家家主,继承人长子,娱乐圈玩票老二,女主同母异父的弟弟的老三,该好好念书的中学生老四,保镖司机等路人xn。待补充。 出现的女
高辣 连载 0万字
抖s攻强制爱脑洞合集

抖s攻强制爱脑洞合集

春秋路人甲
抖s攻x双性小美人 虐受不虐攻,地位差,攻受地位不平等,感情不平等,双洁np除外
高辣 连载 0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