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簪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海小说网www.aemmp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我睁开眼,面前人影晃动,看不大清楚,我擦了擦额间流下的东西,探起身子将手放到烛光前来看,吓了一跳,原来是鲜血。

这时几米处的帷帐里传来几声沉闷压抑的呻吟,把我引了过去。

我慢慢地爬到床边,撇了一眼散落一地的衣裳,那上面还带着斑斑干涸了的血迹,我额上流下的血还是温热的,并没有止住,想来这衣裳上的血迹是帐里那人的。

我挑开帷帐的一角,看见一条无力地滑落在床边的腿,那修长结实的腿上似有几滴若有若无汗水缓缓滑下,再往上,靠近隐秘的地方,还有几点异常明显的白浊。

随着又一声颤抖的呻吟,那勉强能落到地面的脚拱了起来,也伴着那一声呻吟颤栗不止。

帷幕里人影晃动,伏在他身上的人像是把他身下的立起来的要害掐住了,底下得不到释放的人,本想撑着身子起来,却被身上的人随意地按回了原处,被迫接受灭顶的快感。

那条略显苍白的腿似乎又滑下来了一点,但是却立不住了,艳红的颜色从腿根处蔓延开来,一直到脚趾处,都泛上了淡淡的粉。

时间越来越久,底下那人饱含情欲的呻吟渐渐变得有些痛苦不堪,随着拿捏住他的人的一声轻笑,低下那人惨叫了一声,一股白浊溅上了帐子,我歪着头细细看去,竟还带了几缕血丝。

伏在他身上的人仿佛终于满意了,也在他身体内泄了出来,我转过头来,看见黄白色的液体混着大量鲜血从那条腿上流了下来,帐内的人颤巍巍地呜咽了几声,终于忍不住哽咽了起来。

这时,帷幕里的人掀开帘子狠狠踢了我一脚,冷着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我。

我这才想起发生了什么,这肏人的,是盛烨的皇帝盛长风,雌伏在他身下的是刚被俘虏来的沧澜皇帝祁渊澜。

前不久盛长风把重伤了的祁渊澜送给我手下的人调教,谁知他性子那样烈,整整几个月也没能让他屈服,盛长风大怒之下杀了调教的那几个人,又让我在今夜把祁渊澜送过来。

哪里知道祁渊澜性子倔强高傲,不但不顺着盛长风的意思还挣开了绳索,我连忙去阻拦,却被他猛地推到墙边,晕了过去。

混混沌沌间,我看见祁渊澜被盛长风命几个侍从按在了地上,本来就有些虚弱的他自然抵抗不过,当时就被盛长风狠狠地占有了

看看天色,从地上一直到床上,这样说来,祁渊澜简直受了某种惨无人道的折磨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睡前

睡前

SachiQ
越倾南临死前绑定了系统,需要通过获取任务目标的精液,换取血滴才能续命,血滴也可以用来兑换各式道具,帮助攻略男神。女主演员型人格,疯、危险、自由。四个男主——高岭之花同级校草许逸、坏脾气小少爷继弟颜羽朝、表面清冷实际色批的代课老师谢凛、笨蛋天才亲小叔叔越见溟。“没有喜欢过,都是装的” “姐姐你看看我,好不好”“再向前靠近一步,我就报警”“对不起……真的很对不起”越倾南的选择,从未因任何人、事而改变。
高辣 连载 6万字
我的本命剑变人后跑了

我的本命剑变人后跑了

沐十六
大家好,我是个剑修。 我的剑某天突然变人了……然后我和我的剑在一起了。 ———— 注:现代架空修真世界,地名城市名等全是虚构,请大家不要代入现实。 练笔之作,写得可能不好,还请大家多多包涵。 cp:小可爱剑灵(沐衍,清衍剑)x温雅腹黑剑修(莫弈,清沐剑君) 互攻,> (废文与海棠同步更新。)
高辣 连载 2万字
堕爱

堕爱

旁观者
本子1:《禁锢学姐》受囚禁攻(纯百)患得患失哭包弱受x冰山女神学姐攻陈妮妮长得乖巧、柔弱,白妍比疼自己的亲妹妹还要疼她,尽可能保护她、照顾她,可这样一个人畜无害的温室娇花却生生折断了白妍的羽翼。每次陈妮妮缠上来,小挂件似地挂在她身上,拉长了尾音喊她≈ap;ot;老婆≈ap;ot;的时候,白妍都会感觉悲哀到了极点2傲娇女王受np(仿生阴茎)东方蜜肤小狐狸x欧美绝色模特,女
高辣 连载 16万字
长公主的小情郎(1v1 高H)

长公主的小情郎(1v1 高H)

华阙阙
新科放榜后,宣华长公主惊怒交加。 她在后院养了三年的男宠,居然一举夺了状元! 枉费她苦心教导男子无才便是德,这些年的《男则》《男诫》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。 不满陆恒想脱离她的魔爪,宣华当晚狠狠地把他给办了! 吃干抹净后,又将人干脆利落地丢出府外。 —— 陆恒自此外派做官,三年期满,重回洛阳。 宫宴之上,醉酒酡颜的长公主瞧着青年俊雅冷淡的眉目,不由回味他当年被压在床上低吟喘息的模样。 一时意动,宣华在
高辣 完结 7万字
『兄攻弟受』之 晔晔华光

『兄攻弟受』之 晔晔华光

栖逸
【每章都有肉,练习之作,不定期更新】 对外我们是人人都以为会因争夺公司而刀兵相见的兄弟,在内我们是性与爱交织的伴侣。 源于一次不成熟的告白——“哥,我一直都喜欢你…我什么都不想和你争……”于成华眼眶浸湿、啜泣着如是说道。 来自一段不美好的真相——“我也一直都知道。你的一切只能由我给予,我的爱只会由你承受……我们是兄弟,也是爱人。”于晟晔轻吻着弟弟眼角,如斯回应。
高辣 连载 1万字
渣攻重生后老婆带球跑了

渣攻重生后老婆带球跑了

hhh0607
高辣 连载 0万字